365bet体育官网 365体育平台 体育版权收购案,暴风、万达、乐视纷纷掉坑-决胜网

体育版权收购案,暴风、万达、乐视纷纷掉坑-决胜网



决胜网获悉,7月28日,暴风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据报道,冯鑫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共同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有关。有消息称,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图片 1

此前两日,万达体育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WSG。但直到第二日凌晨两点左右才正式开盘,开盘价报6美元,较发行价8美元下跌25%。该股最终收跌35.5%,报收5.16美元的日低,盘后涨近3.5%。

一地鸡毛上市后一度野心勃勃的冯鑫,终将暴风和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地鸡毛。暴风集团公告其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又收到监管机构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说明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是否涉嫌单位犯罪,是否与…

另据报道,乐视体育已在5月20日被吊销营业执照。据调查,乐视体育营业执照被吊销,是由于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乐视体育作出的一则行政处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乐视体育存在成立后无正当理由超过6个月未开业,或者开业后自行停业连续6个月以上的违法行为,因此被处罚吊销营业执照。

一地鸡毛

体育压倒暴风集团

上市后一度野心勃勃的冯鑫,终将暴风和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地鸡毛。

2016年6月7日,暴风集团正式宣布成立暴风体育。成立3个月拿到超2亿元首轮融资,11个月日活峰值达到87万,超过新浪、乐视体育等。并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体育版权业的巨头之一的MPS的多数股权。这一举动在行业里掀起不小的声浪。

暴风集团公告其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又收到监管机构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说明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是否涉嫌单位犯罪,是否与上市有关;以及说明暴风控股向忻沐科技转让暴风智能6.748%股权的原因,上市公司放弃优先受让权的原因等。

好景不长,2018年5月,暴风体育核心员工被曝陆续离职;2018年7月,暴风体育CEO在集团内部发文,暴风体育进入“冰封期”;2018年10月,MPS进行了破产清算;今年7月28日,CEO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逮捕,7月29日A股开盘,暴风集团跌停,市值已缩水至18亿元,入局体育板块恰巧成了压倒暴风集团的稻草之一。

媒体报道称,冯鑫被捕或与暴风与光大等财团在2016年以高杠杆撬动52亿元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有关。亦有消息称,冯鑫被捕或涉其他罪名。

大体上看与其他破产公司没什么两样,MPS在2018年10月17日由于欠债太多,被英国法院宣判破产清算。当年冯鑫在并购时利用“杠杆效应”以2.5亿人民币成功撬动52亿元人民币。但是冯鑫在上市公司的主体暴风集团之外成立了暴风体育和MPS签署一份谈判授权协议,协议的内容即在外面谈的无论什么版权,这部分钱都进暴风体育的报表,和MPS基本无关。猜测冯鑫可能是希望直接把MPS装进上市公司主体暴风科技的壳中,后来监管趋严,不允许这种非主营业务给投资者画饼,股市也不理想。大股东都被坑惨了,要把钱收回来,只能撕破脸了。

蹊跷并购

万达首日破发是预料之中

回头看,2016年的MPS收购案充满离奇色彩。

2015年,万达联合伦敦私募股权基金Bridge
Point以10.5亿欧元,收购全球最大体育媒体制作与转播公司盈方62.8%的股权。总部位于瑞士的盈方与国际足联关系密切,旗下拥有世界杯赛事独家销售权。

彼时,暴风集团尚名暴风科技,暴风科技与其全资子公司暴风投资、光大浸辉投资、上海群畅公司及其他合伙人共同设立了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作为上市公司并购基金的平台,于2016年5月23日完成收购了MP
Silva Holdings S.A. 股东持有的65%股权,涉及资金52.03亿。

同时,万达以6.5亿欧元并购世界铁人公司,那是世界上最大的铁人三项赛事品牌拥有者和赛事运营方。在这两家公司的基础上,2018年,王健林整合旗下体育资产,正式在香港注册成立万达体育,旗下囊括盈方、世界铁人公司、万达体育中国三家公司。

冯鑫对这场收购极为重视,认为拿下MPS是暴风入局体育版块的“最后一张入场券”。

万达体育在上市前,曾在7月24日,调整了一次IPO方案,缩小了发行规模,且取消了老股东的售股计划,招股区间也下调至每股ADS
9美元至11美元,募集资金也腰斩了一半至3.08亿美元。所以,万达首日破发是预料之中的。

公开资料显示,收购平台上海浸鑫成立于2016年2月25日。仅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光大浸鑫与冯鑫的暴风科技网罗各路投资机构,由光大浸鑫、暴风投资、上海群畅作为承担无限责任的GP总计出资了300万,招商银行旗下的招商财富、爱建信托、光大资本、光大资本等11家机构作为LP总计出资了52亿,共募得52.03亿,专门用来收购MPS
65%的股权。

万达体育总裁杨恒明接受采访时表示,此次募资将主要用于减轻债务,并表示万达体育的现金流仍充裕,可支持未来的发展和投资,将把部分募集资金用于偿还364天定期贷款融资下借入的4亿美元及相关费用,而此笔贷款年利率高达11.5%。有分析师认为,由于万达体育上市募资主要用于偿贷款和利息,并且负债率较高,可能不受市场待见,况且今年体育也不是大年,加之目前美股对中概股风险偏好下降,或是万达体育首日暴跌的原因。目前万达体育95%的收入都来自于海外,主要营收方式为专业竞技体育赛事收入。

实际上,该并购基金是一只高杠杆的结构化产品,分为优先级、中间级和劣后级,其中招商银行、爱建信托作为优先级分别出资28亿、4亿,中间级出资10亿,冯鑫、光大等作为劣后级出资剩余的10亿。而其中,爱建信托为通道方,实际出资方为华瑞银行,而冯鑫和光大实际上仅分别出资2亿及6000万;而该结构化产品的其他出资方还包括东方资产、炬派投资、云南国资等。

成立三年,一地鸡毛

资料显示,MPS
主要从事媒体转播权管理,经营全球重要体育专业联赛的媒体转播权及分销协议,并开展一系列体育转播权合作项目,以及购买并持有多个体育产权等。同时,其还开发其他互补的战略性产品,如数字化产品和赞助等。

2014年乐视体育成立,走“高举高打”的路线。注册资本为4.87亿元,宣称要打造“IP运营+内容平台+智能化+互联网服务”的全产业链体育生态型公司。当时,恰好赶上了2016年繁荣的市场环境,市场上泛滥的资金吹起了互联网体育的泡沫,促使乐视体育一度融资顺利。

该公司由三位意大利商人:阿德里亚·拉德里扎尼、里卡多·席尔瓦和卡洛·波扎利三人创办于
2004
年。三人运作下,MPS拥有了世界杯、F1、法网、NFL超级碗、NBA等十多个世界级赛事的版权,是体育媒体权益市场中的最大的参与者,2016年MPS估值超10亿美元。

然而,伴随着市场资金面收紧,加之贾跃亭造车、造手机引发的资金链问题,乐视体育陷入危机。2017年仅一年,乐视体育亏损达13亿人民币。直至今年的5月20日,乐视体育的营业执照被吊销。

值得一提的是,中金公司和易界资本为暴风收购MPS提供了财务顾问服务。易界资本除了是该交易的财务顾问外,还是该交易的牵线人。2015年,当时易界资本刚成立不久,创始人冯林在欧洲市场获悉MPS正在进行股权融资,作为一家服务中国资本的跨境并购公司,易界资本将该笔投资推荐给了暴风和光大。

相关信息显示,截至目前,乐视体育身陷149起法律诉讼,其中大部分为“追债”诉讼。此外,乐视体育被列为被执行人76次,多次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不过,万众瞩目的MPS收购案最终变成一地鸡毛。收购后不到一年,核心资产为全球各大赛事版权的MPS相继丢失相关版权,到2018年10月,MPS因一直未向法网支付660万美元的版权费,被FFT申请了破产清算。

其实早在2016年12月,乐视体育就开始曝出负面消息。当时媒体报道,乐视体育裁员20%,还有消息称裁员比例高达60%。由于负面缠身,乐视体育成了乐视网的“累赘”,其将由新东家接盘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实控人贾跃亭也转让了所持大部分股份。

事实上,MPS的三位意大利创始人早在拿到收购款后,就另开启其资本版图。其中,Radrizzani在2015年开始就成立了一家体育转播公司Eleven
Sports,2017年后,Radrizzani相继拿下了英冠球队利兹联俱乐部、西甲、意甲等联赛的转播权;创始人Riccardo
Silva也在2015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拥有欧洲第二大模特公司和美国二级职业足球联盟球队迈阿密FC,并在2018年成为AC米兰俱乐部的股东。

乐视网还表示,乐视体育案件中,如A+轮和B轮各新增投资者均对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申请,经初步计算,上市公司、乐乐互动、北京鹏翼可能共承担约110亿余元以内的回购责任。

而奇怪的是,作为收购方的暴风和光大在专业机构做财务顾问的情况下,收购
MPS时,未对核心人员签订竞业限制协议,以至于MPS创始人拿到中方资金后就另立门户;此外,当时收购时,MPS就面临着主要赛事版权即将到期的问题。

有业内人士称,乐视体育的失败,归结为三点:“股权结构混乱;资金漏洞,使其失去了很多版权,平台丧失了竞争力;管理混乱。”

风险暴露后,光大与暴风对簿公堂,系因在收购MPS时,光大与冯鑫及暴风签署了回购协议,冯鑫承诺在完成收购MPS后的18个月内,回购MPS。

既赶上了行业的东风,也历经了风口消失后的落寞

随后,招商银行于今年将光大证券告上法庭,因收购MPS时,招商银行作为优先级提供资金时,光大与其签署了差额补足协议,若招商等无法退出,由光大承担差额补足义务。

这三个曾经无比辉煌的企业,纷纷在进军体育后血本无归。面对企业股价的下跌以及经营的失败,除其内部原因,也有投资人不仅慨叹,“体育这个行业发展不起来,和缺乏人才有很大关系。”毕竟从大环境看来,体育从来都是一门好生意,美国市场在之前已经验证了。

也就是说,光大与暴风对收购MPS进行兜底。

而虽说上述企业是由于进军体育板块后,掉进了坑里,但就实际情况看来,这与整个体育大环境并无太大的关系,更多的是企业创始人以及企业运作方式所决定的。所以即便有企业退场,也依然有很多企业陆续进入。例如2018年8月6日,爱奇艺与当代明诚旗下的新英体育共同宣布,双方合资成立北京新爱体育传媒科技有限公司,新英体育旗下原有的新英体育APP、新英体育网等终端名称已更名为爱奇艺体育。腾讯体育王牌NBA这一板块内容,明年版权即将到期后,以拥有NBA短视频权益的字节跳动必定将会抢夺这项热门赛事。

当时冯鑫的如意算盘是打算将MPS装入上市公司,而随着MPS的破产,光大要为招商履行差额补足义务金额34.89亿,为此光大证券2018年计提了15.21亿的减值损失,同时光大还展开内部追责,原光大证券董事长薛峰辞职,原光大证券负责MPS并购的直接负责人被捕;暴风则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被光大证券起诉,要求赔付总计7.5亿的损失。

如今,体育行业到了需要面对的难题的时候了,尽管巨头们各显神通,但行业出口在何方仍在讨论和探索中。一、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使各个产业增长纷纷陷入瓶颈期,资本市场开始有走向寒冬的趋势。二、与过去把赛事信号放到电脑及手机屏幕上的直播模式的基本体育业务相比,现如今如何围绕体育IP进行全方位的开发才是把产业做大做强的关键。

一地鸡毛

同时,我们也发现,与上一轮体育产业的争夺战相比,如今产业整体更在意的是业务稳定、如何盈利的问题。产业做强做大需要时间,但在巨额投入后的回报压力及互联网产业的激烈竞争下,体育这个领域所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冯鑫与贾跃亭是山西老乡,外界称冯鑫为贾跃亭的学徒。冯鑫曾先后就职于金山、Yahoo中国。2005年冯鑫创办了酷热影音,2007年收购暴风影音播放软件后,成立了暴风科技。

凭借暴风影音,暴风科技于2015年3月创业板上市,上市后,暴风打造“DT大文娱”概念,成立暴风TV进军互联网电视,又多头布局进入体育、VR等产业,极力效仿当时贾跃亭的乐视,因此暴风有“小乐视”之称。

暴风在上市之初,曾一度创下32个涨停板神话,成为当时“妖股”,市值最高达400亿。然而,高光时刻只是一瞬,2015年10月之后,暴风股价开始一路向下,股价从从80多元跌至目前的5元左右,市值仅18.68亿。

上市之前,暴风主要业务是暴风影音产生的广告收入,2015年时,其广告收入占总收入的71%;上市后,暴风确立全球“DT大娱乐”战略,先后进入了VR、TV、影业、体育等行业。

为此,2015年初,暴风成立了主营VR业务的暴风魔镜;2015年12月,暴风发布了暴风TV;2016年,冯鑫在收购MPS布局体育业务的同时,计划以10.8亿收购刘诗诗、吴奇隆的稻草熊影业60%股权、以10.5亿收购甘普科技
100%的股权、以9.75亿收购立动科技
100%的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30亿,来布局暴风的影视及游戏等业务,不过该项并购最终因溢价过高被证监会否决。

2016年,暴风的主营业务由原来单一的以广告收入为主的收入结构发展为以电视业务、广告、增值服务等相结合的多业务收入结构。2016年当年,暴风营业收入为16.4亿元,同比增长152.62%,其中,暴风TV下的硬件销售收入为9.1亿元,同比增长597.18%,占其总收入比重55.68%;广告收入为5.78亿元。

不过,营收虽大幅增长,暴风的净利却开始下降,2017年暴风盈利状况恶化,到2018年陷入亏损。数据显示,2018年,暴风营收11.27亿,同比降41%,其中电视硬件收入9.01亿,占总营收比重80%,广告收入已下滑到仅一亿多元。2018年暴风彻底陷入亏损,亏损额达10.9亿,主要是暴风TV亏损近12亿元而拖累。

到今年上半年,暴风的亏损还在继续。暴风集团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今年上半年预计亏损2.3亿元-2.35亿元,主要是对暴风智能预计商誉减值约1.27亿元;坏账准备约3500万;诉讼赔偿费约2000万等。

为了将陷入巨亏的暴风智能出表,7月28日,冯鑫个人控制的暴风控股以1000万出让了深圳暴风智能6.748%给忻沐科技,而上市公司放弃优先认购权,最终导致上市公司失去了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此前的7月19日,暴风集团与暴风控股解除了一致行动协议。

业绩糟糕,暴风集团的债台也高垒。2017年暴风的资产负债率为64.86%,2018年高达168.69%,到今年一季度,其资产负债率为166.33%。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暴风的归母净资产仅为2400万,审计报告指出,截至2018年底,暴风流动资产6.19亿,流动负债20.81亿
,这些事项表明,暴风集团的持续经营能力有重大不确定性。而从今年3月开始,暴风集团三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上市公司一团乱麻之下,暴风集团的股东早在锁定期过后准备套现离场。2018年9月起至今,张鹏宇、崔天龙等高管持续进行减持,而冯鑫实控的天津瑞丰、天津融辉、天津众翔也紧随其后不断减持所持股份。

而作为上市公司的实控人,冯鑫于2018年7月,因暴风于2016年与中信资本、平安信托等成立了上海隽晟并购基金,冯鑫对此承担连带责任,其所持上市公司4.65%的股份被司法冻结。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